返回七六六:黄鱼肚和蓝水滴  嗷呜白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谨记我们的网址,祝大家阅读愉快!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。

承认张宇宙会给他消息。

宋星收到时钦请自己吃螃蟹的邀请时,一点也不惊讶。

身边的吴糖和张宇宙,早已经被这家伙收买。

像上燕归岛这种不痛不痒的资讯,这二人会泄露给时钦,宋星只当不知道。

反正他们也会当双向间谍。

时钦来四合院,还喝了没有珍珠的芋泥泡泡,前脚离开,张宇宙后脚就告诉给了她。

鉴于此,宋星只能手下怪这俩人不争气,白白给了时钦套路他们的机会。去“蟹皇邸”的路上,宋星就将对他俩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,全都划归到时钦身上。

“忒奸诈了!”

抵达蟹皇邸时,正是午餐时间。

帝都附近没多少水域,养蟹更是无从谈起。

可燕归岛上私房食府林立,有的是办法从长江流域运来8大名蟹。初秋时节临水吃蟹,不过借的是燕归湖的景致,吃一个秀色可餐而已。

蟹皇邸,正是燕归岛上最有名的品蟹地。

此刻餐厅外面满是来旅行的人在等位,侍者将宋星的车一路引到后院才下。

绿树成荫,这里别有洞天。

银叔举着一把超级大的黑伞等在那里。

宋星今日穿了一件鹅黄色碎花短裙,盘起的哪吒头上一侧别了一朵小小雏菊,带了些法式的俏皮。

一下车,便吸引了院外不少食客的目光。

“卧槽是宋星!”

“哪儿呢……哎呀真是,来拍戏的么?”

银叔的黑伞像个屋顶一样阻隔了众人的目光和视线。

伞下,银叔笑眯眯解释。

“时先生说,您这个性格肯定不会带伞出门。初秋紫外线还是很强,挡着点。”

宋星脸一红,对刚才腹诽时钦心狠手辣有些心虚。

他算计全世界,待自己却心细如发。

怀着忐忑的心情,宋星一路跟着银叔走过弯弯绕绕的回廊。

回廊上一排长窗,波光粼粼的燕归湖尽收眼底,廊内每隔几步便有些异域风情的绿植点缀其间,雅致婉约和山水交织。

银叔停在回廊尽头的包房门前,宋星推门而入,仿古小轩窗前站着一个修长身影。

他穿着夜色蓝茧绸丝缎潮牌萝卜裤,上套一件由白至海蓝色的渐变长袖t恤。

下摆处,仍旧很骚气地绣着一个“钦”。

他头发又染成了冰蓝色,大概是嫌弃额上的发略长,所以干脆绑了一个小小的发髻。

像熊耳朵般小巧可爱的发髻上,插了一根短短的和风筷子,筷子尽头垂着一颗水滴状的蓝黑色宝石。

这一身蓝色和窗外的潭水交相辉映,每一帧都像是时钦精心设计的画面。

宋星望着那颗蓝黑色宝石水滴,看出这宝石切工精湛,火彩耀目,绝非寻常土豪能买得起。

而时钦就随意将这颗宝石镶嵌在筷子上……

她叹息。

顶流就是顶流,就算自己买下老校区的一条街,也不如人家头上顶了套房富贵。

所谓有钱,就是压根不拿钱当钱。

宋星一坐定,银叔便十分识趣地站在门口,垂目敛息。

侍者们每端上一道菜,银叔都亲自去接了来,不让外人窥探这屋内一丝一点的情节发展。

气氛骤然有些暧昧。

宋星轻轻走到时钦身边,时钦还是一动不动。

她只好摘下自己头上小雏菊发饰,轻轻往他白玉般的颈子上搔了一下。

“这屋里只有我,你还要凹pose凹多久?”

时钦早听见宋星进了屋,站在这儿半天不动,就为了展示自己新做的发型和头上贵得要死的大宝石。

听见宋星嘲讽自己,心里暗恨这女人不解风情。

他故作不在乎地回头,翻了个白眼。

“过来了?”

顺着她手上雏菊,看到宋星身上鹅黄色碎花连衣裙,那裙子紧身设计,勾勒出她美好的身型,整个人像一朵郁金香般充满了闲适感。

短裙下,一双长腿横在他面前,令他看也不是,不看又觉得像是吃了好大一个亏。

望着那越发紧致的小腿,时钦吸了口气:

“这丫头的瑜伽……没白练。”

为避免失态,他轻轻咳了咳:

“我饿了。”

宋星今天心情很好,听说他饿了便步履轻盈地落了座。

第一道菜是蟹粉小米鱼肚羮。

高汤是母鸡和猪扇骨吊出来的,里面融入了蟹粉的鲜香。熬出胶质的高汤里飘着瑶柱、凤爪和鱼肚。

才一端到面前,宋星就觉得有些饿了。

银叔一边布菜一边解释。

“鱼肚是时先生前几天就嘱咐后厨订的。蟹粉是扬州宝应大闸蟹拆出来的。营养多味道也好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